首页
科研动态 首页 > 科研动态 > 正文
黄奇帆等七位专家在第三届中国经济学家高端论坛作主旨报告
时间:2019-04-29作者:冯涛 摄影 胡丹妮 杨成思

本网讯 4月27日,由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浙江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和我校联合举办的第三届中国经济学家高端论坛在我校下沙校区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是“新时代民营经济发展:机遇与突破”。重庆市原市长、第十二届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侯云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原副秘书长、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研究室原主任、大成企业研究院副院长陈永杰,南开大学原副校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协同创新中心主任逄锦聚,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原院长、民营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刘迎秋,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治理委员会专家委员、亚商集团董事长陈琦伟,浙江大学文科资深教授、民营经济研究中心理事长史晋川应邀作主旨报告。

黄奇帆作了题为“新时代国际贸易新格局、新趋势、新规则”的主旨演讲。他认为,40年来,世界贸易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服务贸易比重整体提高,货物贸易中的零部件、原材料、中间品等贸易相比成品比重有了极大提高。这种情况下,世界上企业与企业的竞争,不只是资本、核心技术的竞争,更是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的竞争。世界跨国公司的竞争力主要表现为资本的能力、技术突破的能力,更表现为对“三个链”的管控能力。随着国际贸易格局变革,跨国公司内部治理结构及生产方式的重大变化,国家间关税制度以及各国营商环境宏观政策也正经历着相应的变革。中国也不例外,只有不断消除营商环境中的贸易壁垒,推进营商环境国际化,才能为民营经济进一步发展创造更好的生态环境。

侯云春作了题为“新时代民营经济发展:度势抓机遇,创新求突破”的主旨演讲。他指出,中国经济正处于深刻转型的阶段,发展由效率驱动向创新驱动过渡,人们消费由生存资料向更多享受资料、发展资料拓展提升;新一轮技术革命正扑面而来,并成为高质量发展转型的强大技术支撑;经济全球化面临新的发展,全球经济秩序正在重塑之中,而这一过程中,我国不断发出中国声音、提出中国方案。基于新形势和新变化,民营经济要发展,就要在制度性、结构性问题上力求新突破,创造更好的营商环境,发挥体制机制优势,激发每一个市场主体、社会成员的活力;紧紧拥抱新一轮技术革命,提高生产组织、企业管理现代化、信息化水平,促进工业化和信息化进一步融合发展;加强民营经济本身制度与管理方式创新,实现传统家族企业向现代企业的转变。

陈永杰作了题为“民营企业向社会企业转变”的主旨演讲。他提炼了我国民营企业家观念及行为变化的若干趋势:企业家财富大积累,财富观点大转变,企业家财富大安排,企业家慈善大行动。民营企业逐步向社会企业转变,集中表现为企业股权、经营管理、经营目的、利润归属、财产传承等方面的社会化。随着民营企业向社会企业转变,其内在性质正在发生根本变化,这些企业本质属性不同于过去私营企业,又与集体企业,以及改革后的国有控股企业存有较多相似之处,我们难以用传统“公”和“私”的概念来解释社会企业性质。总之,民营企业向社会企业转变,在做大做强企业、优化所有制结构、革新人们观念、改善分配关系、促进企业社会责任、推进公益事业发展等方面都有着深远的意义。最后,陈永杰先生还为民营企业向社会企业转变提出了若干对策建议。

逄锦聚的主旨报告题为“关于民营企业发展的三个问题”。他认为,民营企业发展首先要解决其地位和作用问题,民营企业无疑是我国经济发展中不可或缺的力量,《宪法》也确定了非公有制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可以说,其地位是明确的。民营企业发展面临的第二个问题是要处理好企业与市场经济、企业与政府、民营企业与国有企业等三大关系。此外,民营企业发展还需要进一步解决两个理论问题,一是民营企业的法律定位问题,我国现有法律中还未有关于民营经济的明确规定,因此需要研究如何统一以生产资料所有制划分的经济形式和以经营权划分的经济形式;二是改革发展中新出现的所有制形式问题,所有制本质是凭借对生产资料的所有权来实现其经济价值,今天的民营企业服务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满足人民需求,它们与以往的各种私有制都有明显区别,我们需要用新的理念来鼓励、支持、引导其发展。

刘迎秋发表了题为“为什么说‘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的主旨演讲。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都是自己人”这一论断。刘迎秋认为,这一论断有着划时代意义。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关于民营企业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地位的认识经历了从“补充”到“共同发展”,再到“自己人”三个阶段。可以说,“自己人”论断的提出结束了是与非、公与私、国与民之间对立。第二个问题“我们”是谁?如果说“我们”是执政党,那么执政党又是一个怎样的政党?执政党是没有自己的利益,没有特殊利益的。第三个问题是“为什么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如何区分是不是“自己人”?我们应坚持法律标准,就民众和企业而言,法无禁止即可为;就政府而言,法无授权不可为。符合这些法律准则的都是“自己人”。

陈琦伟作了题为“现代国家经济模式的成功与民营企业的作用”主旨演讲。他提出,改革开放40年来,民营企业群快速成长并成为国家经济发展的主力军,尤其在GDP、就业、自主创新、税收等方面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是,当前民营经济发展面临着一系列难题,包括金融环境不友好,成本负担过重,“国进民退”现象时有发生,财税政策对民营企业发展的抑制效应等。要解决这些困境,首先要理解民营经济困境,特别要对民营企业在中国经济中的地位有一个客观而又科学的认识;同时,要为民营企业创造合宜的营商环境,切实落实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的精神,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到决定作用,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

史晋川的主旨报告题为“新时代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几个问题”。他提出,我们必须回到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和立场来看待当前中国民营经济的发展。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了上层建筑,所以,我们必须把发展生产力作为唯一的标准来检验历史、现在和未来的所有制。不管哪一种所有制,按照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只要能够解放生产力,促进生产力发展的就是应该被发展,而不是被消灭,只要有碍生产力发展,我们就应该扬弃它。无疑,当前民营经济有利于中国生产力发展,满足广大人民所需,我们理应支持、鼓励和引导其发展。


关闭

版权所有?浙江财经大学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下沙高教园区学源街18号 邮编:310018  ICP备案号:浙ICP备05014573  浙公网安备:33011802000515号